活化石銀杏之情

大約五六年前的夏天,我與台北的朋友一起前往韓國首爾在停留的那幾天裡,偶爾出去走走,由光化門一路徒步走到朝鮮時代的王宮──景福宮。

雖然正是高溫多濕的仲夏天氣,但可能是因為回到自己熟悉地方的緣故吧,飄過鼻尖的盛夏氣息卻很不同於亞熱帶城市台北所聞到的氣息,使我感覺好清爽好溫馨。我陪同朋友一起散步,但卻不知不覺中獨自沉醉於個人的情緒中。

就在這時,朋友突然以興奮的聲音大叫:
「哇!那些樹──是銀杏,是銀杏樹,對不對?」
「哦,是啊,那是首爾街頭到處都有的行道樹。」
我以平淡的語氣回答。
朋友卻已經走到銀杏樹旁,仔細地看了又看,而且還伸手撫摸樹幹,彷彿是遇到難得一見的寶貝似地,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。她說,沒想到來韓國竟然親眼看到以銀杏樹為街道樹的城市風景,實在太感動了。

任職於台北某醫院藥劑師的這位朋友,平常對藥草等東西深感興趣,因此早就清楚銀杏樹所具有的藥效,以及從遠古恐龍時代生存至今下來的神秘特性,不過從未親眼看過真正的銀杏樹。

這也難怪,生長於韓國的我,從小看慣了到處種植的銀杏,而每到秋天便染成金黃色的銀杏樹葉,存有我少女時代的情懷。但朋友則生長於北迴歸線上的亞熱帶島嶼──台灣,不容易見到銀杏,對它感到很新奇,也是不難理解的事。
於是我倆繼續聊起了關於銀杏的種種。

銀杏樹是地球上現存的樹種中歷史最長久的,被稱為「不可思議的樹」,這種稱呼一點也不誇張。早在人類出現之前的遠古,由恐龍稱霸的時代銀杏便已非常繁盛。後來恐龍滅絕,而相繼出現的其他很多種生物又再滅絕,但是銀杏樹卻一直生存到今日,幾乎維持著原來的樣子,沒什麼改變,因此有了「活化石」的綽號。

另一方面,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原子彈投擲在日本,當時幾乎所有草木都因而遭殃,唯獨銀杏樹不死,而且最早重新萌發新葉,具有強烈的生命力,於是人們對它的神秘感倍增。

此外,銀杏有雄樹和雌樹之分,它們會各自開花,雄樹的花粉會乘風如動物的精蟲游動一樣,飄呀飄到雌樹的花朵上,尋找自己的伴侶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